阀 门 品 牌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铁矿石谈判按“中国财年”计价 必和必拓失算

指数价格暂不推行 双方价格底线悬殊太大“谈判陷入艰难期”

尽管铁矿石价格尚没有结果,但至少必和必拓没有得逞,2010财年仍执行铁矿石基准价格,而不是必和必拓推崇的指数价格。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河北钢铁集团总经理王义芳表示,中方仍坚持铁矿石基准定价机制,也没有调整铁矿石价格谈判机制的计划,并已经与全球铁矿石生产商就基准价格执行时间达成一致,确定按“中国财年”(即1月1日至12月31日)执行今年的铁矿石基准价格。

对正在进行的铁矿石谈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会长、武钢集团董事长邓崎琳在“两会”间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钢企“不能承受也承受不起”矿商50%的涨幅,而行业分析师们称,矿产商目前希望价格基准铁矿石价格在去年基础上上调至多80%。目前中国铁矿石谈判进展非常艰难,短期难有结果。

铁矿石进口定价很混乱

“必和必拓一直试图推广铁矿石指数定价机制。”王义芳表示。

从去年开始,必和必拓就已经对基准定价机制失去兴趣,导致铁矿石谈判一再推迟并最终“不了了之”。据业内人士介绍,必和必拓推崇的指数定价,指的是钢厂与供应商仍签署长期供应协议,规定每年的采购量,但同时采用目前主要钢铁咨询机构商提供的三种指数(普氏指数、MB指数、SBB指数)中的任意一个,作为铁矿石成交当日的价格。

必和必拓方面称,指数定价在石油、煤炭等行业盛行已久,取消长协价,让市场需求决定价格涨幅符合经济规律。

这一提议立刻遭到中方反对。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表示,中国不能接受指数定价方式,因为指数定价实质上意味着钢厂向铁矿石出口商承诺了长期采购数量,却不能获得一个确定的价格。

一位国有钢厂负责人对早报记者表示,这种与现货价格紧密相连的定价机制一旦形成,世界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的中国将更加被动,因为行业不得不忍受长期波动的原材料价格。

“中国去年进口铁矿石占世界贸易量的60%以上。如此大的进口量,中国应该拥有(在定价权谈判中)自己的话语权。”3月5日,全国人大代表、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示,中国钢铁企业要推进铁矿石基准定价机制。

对此,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新创有其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以长协价为基础的铁矿石谈判机制已经不适合中国国情,不过他并不赞同指数定价。“不能简单通过一个指数解决所有问题。关键要看这一方式是不是公平合理,是不是能稳定多方利益。如果能解决这些问题,又能被钢铁企业接受,这一模式才可能实现。”

据媒体报道,河北钢铁集团已经向工信部提议成立统一进口铁矿石的联合股份公司,对铁矿石统一进行采购和投资,然后按股权分配。

中国钢企承担不了高涨幅

目前,对2010年铁矿石价格涨幅的传言不绝于耳。日前有外电报道称,2010财年铁矿石价格涨幅或达60%-70%。

“今年铁矿石谈判的形势非常不乐观,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全国人大代表、鞍钢集团总经理张晓刚表示,现在变化比较大,看来20%的涨幅“打不住”。

武钢集团董事长邓崎琳表示,如果铁矿石涨幅超过50%,将超过中国钢铁行业的成本,“承受不了,不能接受。”邓崎琳表示,“国外矿山赚的是三倍五倍,中国怎么能连一口水都不能喝呢?这是不公平的,不道德的。” 邓崎琳认为,如果三大矿山一定要求较高涨幅,将使中国钢铁企业面临两种境遇:一是中国钢铁企业亏损;另一种是中国钢铁企业把铁矿石上涨的成本传导到下游产业,比如汽车、家电等行业,“这样将会造成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严重不平衡。”

根据中钢协统计数据,2009年中国72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利润率2.2%,同比下滑53.4%。

邓崎琳解释说,钢铁企业利润率下滑,一方面是由于中国钢铁行业供大于求,另一方面是由于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所造成。

“目前矿山要求的铁矿石涨幅超过中国钢铁企业所能承担的成本,中国当然不能接受。哪怕涨幅能够使中国钢铁企业实现微利,我们也会同意这个涨幅。”邓崎琳说,预计今年全国钢铁产量将达6亿吨,略高于去年。但受供大于求及外国矿石供应商涨价影响,钢企效益不会太好,钢价上涨空间有限。

对于中国企业在铁矿石谈判中的被动地位,邓崎琳建议,中国政府应该有所举措,应对国外矿山公司不顾市场价值规律和原则,对铁矿石进行价格暴涨的行为,以及中国铁矿石进口的无序形势。他认为应该加快推进中国钢铁行业铁矿石进口许可制和代理制。

相关新闻

日本钢企接受煤涨价

早报讯 据日本《读卖新闻》6日报道,新日铁和JFE等日本大型钢铁企业日前与澳大利亚必和必拓集团达成煤提价协议,4至6月份煤价涨至每吨200美元,比2009年度加价55%。

必和必拓称,由于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的需求急剧增加,估计煤价还会上升。

在线客服
  • 上海开兹阀门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